“余额宝们”推高了谁的成本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02月25日 12:19:36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相比银行一直以来利用低息储蓄来做这一市场,“余额宝”只是分走了银行业超过万亿利润当中的沧海一粟。

余额宝本身不是创新,但当余额宝=互联网渠道+货币基金+半年+2500亿规模+4900万户的时候,就一定是一种创新。余额宝等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宝宝们”,给中国金融工具市场带来的冲击是全面的、不可逆的。

随着中国M2增速进一步回落、趋稳,美联储宣布退出QE步伐的加快,新兴市场均受到了影响。中国整个房地产行业的风险开始加重,今年以来,中国各监管阶层屡次向金融机构警示房地产市场面临的风险,暗示降低对房地产市场的支持,这是近期以来造成房贷利率上浮的主要原因。

另外,2013年银行新增信贷接近十万亿元,“宝宝们”分流的几千亿资金相对银行整体信贷规模来说,实在是影响不了什么。更为重要的一点是,相比近年来房价的增速,房贷利率的上浮对消费者的伤害可以忽略。消费者更应该明白的是,利率的高企有助于刺破房地产信贷泡沫。如果银行依然用低利率的方式支持房地产市场,使其房价以每年超过20%的速度上升,就算“宝宝们”永远不会出现,很多人同样会被拒之在“购房者”门外。

“宝宝们”看上去推升了银行的融资成本,但由于余额宝等产品属于大宗资金,大大降低了银行发动各种资源来拉散户存款的成本。两者平衡之后,对银行的整个资金成本的影响并不是太大。否则银行就不可能有庞大的“协议存款”需求,供此类资金合作了。

由于近年来各类表外业务的发展,银行间的资金配置也是非常不对称的,对同业拆借的要求越来越高。“宝宝们”介入同业拆借市场,实际上是增大了同业拆借之间的资金供给,从理论上来说是压低了同业拆借利率,这反而有助于降低长期市场利率。相比银行一直以来利用低息储蓄来做这一市场,“宝宝们”只是分走了银行业超过万亿利润当中的沧海一粟。

对于“宝宝们”推高了社会融资成本的说法,需要继续研究。2011年经《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发布,调查表明,国有企业的负债水平要明显高于民营企业。另外,地方政府负债水平越来越高。中国民营企业和中国家庭实际上都是低负债、高储蓄者,如果存贷利率能够市场化,利率的上升增加的是低效率国有企业和负债无节制地方政府等的负担,民营企业和老百姓反而受益。要知道,真正的就业机会和可持续消费能力是由民营企业和老百姓提供的。

从根源上来说,高储蓄率让金融改革停滞,让银行有足够的钱去吹大房地产泡沫,让国企得到了低廉的发展资金,挤压了民营经济的活力,市场化改革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但大家天天讨论的是高储蓄率的原因,而不是讨论如何通过利率市场化等改革来降低储蓄率。“宝宝们”虽然是“货基”,目前90%的资金会流入银行协议存款,但掌握了资金的主动权,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可以投入国债、票据等市场,未来是有能力降低储蓄率的。

当然,关于“宝宝们”对银行业的冲击,以及对利率市场化改革等的贡献,目前还不宜过分夸大。但如果不能从顶层设计解决问题,那就应该相信市场的改造能力。市场不会像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的那样没完没了地寻找问题的根源,市场总是会及时的,在最直接和最需要改变的地方开始“实践”。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新京报 责编: 实习生 哈文慧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