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牌屋》"宫斗"看着别当真 实力不济未拿太多奖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02月25日 11:55:27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美剧《纸牌屋》第一季火了之后,第二季收视不减,但外媒对此口碑不一,而国内美剧迷称其为“白宫甄嬛传”有无根据?该剧所描述的华盛顿政治与现实差距多大?这部剧为什么屡获提名,但获奖很少?本报记者采访了学者刘瑜、影评人周黎明、电影市场研究者王义之以及著名脱口秀演员黄西,他们认为这部剧无论剧情还是意义,都还有很大提高空间。《纸牌屋》拿奖少的原因,还是实力不济。

□《纸牌屋》东渡记

全集播出不给盗版留时间

2013年春节前,搜狐方面了解到Netflix要播出这个剧。看完之后对整体故事和制作水准有了一个认定,“但当时还有点犹豫是不是太高端了,怕市场接受不了,因为听到内部一些高管说,他自己很喜欢,但他太太完全看不下去。”该负责人称。

但随后的春节期间,这部剧在微博、微信朋友圈一些有话语权的圈子里开始有口碑发酵。过完节后,搜狐视频在2月16日当天决定购买,然后用两周时间完成谈判、报价、合约及其他全部流程,3月2日把这部剧推上线。“我们算是赶上了它发酵的最好时机。当时我们的记者正好在洛杉矶采访奥斯卡颁奖,在街头对这部剧也做了访问,当地的观众平时看惯了周播剧,觉得这部剧不用一周等一集,一气儿上了13集,挺爽。参考美国的观众反馈,我们就也效仿Netflix一气儿上了13集,这也是一个比较好的反盗版的方式。不再给盗版网站留时间。”

购买美剧比国产电视剧便宜

谈到购剧成本,该负责人透露,独家美剧的采购成本一般是非独家的5倍左右。但目前美剧采购价格还是低于国产剧的,“现在国产电视剧,版权购买价格从几万到上百万一集都有”。

相比第一季,第二季的购剧成本没有增加,但在人力和推广力度上比其他美剧和第一季上线时高了很多。“为了第一时间拿到片源,我们与片方索尼公司最终商定了同时提供给Netflix和搜狐视频,但我们上线的时间不得早于Netflix首播的时间(即美国西部时间2月14日的0时,北京时间2月14日的16时)。所以在2月14日当天,与美国零时差同步放出,这在视频网站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提前逐句研读剧本确保播出

该剧第二季有大量中国元素,早在采访《纸牌屋》主创时,搜狐方面已经提前得知这一消息,“为了避免风险,我们提前两周拿到了第二季的全部剧本,整个13集都逐句解读过,最终圈定了几个较为敏感的内容,查阅了大量背景资料,以防有影射之嫌。特别是第5集,我们还聘请了影视剧审核方面的专业人士把关,最终得出剧中涉及中国官员的部分虽然敏感,但是政治方向正确的结论,一刀未删地上线”。

而因为剧中大量政治术语,翻译难度比一般美剧都要高。“在上线之前,我们设定的最理想预案是在2月15日、即未翻译片源上线的第二天起每天早上9时更新一集(最多两集)字幕版。但在播出当天,美国总统奥巴马恳求‘不要剧透’的微博爆红,于是我们决定立即调整策略,将字幕版更新时间改成了当日20时。”

□黄西专访

(著名脱口秀演员)

史派西抓南方政客特点

除去精彩的对手戏,《纸牌屋》中的人物、尤其是凯文·史派西扮演的男主角弗兰克·安德伍德也引发了诸多讨论。他塑造的形象与真实的美国政客相比如何?曾在美国生活多年、并因在白宫表演脱口秀而走红网络的黄西在接受采访时认为,身为一个典型的美国北方人,史派西把一个来自南方保守州的民主党政客演得十分到位。

黄西介绍,在他的接触中,美国南北方政客是很不一样的,“南方人说话语速很慢、非常礼貌,言语中经常夹杂诸如‘上帝保佑你’这样的客气语句,如果仔细听,剧中的安德伍德和奥巴马说话口音和抑扬顿挫有相似之处。而且南方人经常喜欢给人送花、送小礼物,可以说南方各州都十分讲究温情”。

但另一方面美国南方人骨子里很硬,并且对南北战争有着很浓的情结,“我有一次在美国参观南北战争纪念馆,里面有很多南方人对子女说‘南方没有失败’‘南方终有一天还会再站起来’等等。这些都体现在弗兰克身上,就是平常非常得体,但下手狠”。

出生在美国东北部的新泽西州的凯文·史派西是一个典型的北方人,但黄西认为他把这个南方政客演得非常到位,“无论从模仿的南方口音、使用的礼貌词汇、还有一些生活细节,比如一大早就喜欢去吃烤肋排等等,这些都是很南方的习惯”。但他称,真正的南方政客说起话来语速会更慢。

美国政客注重家庭形象

剧中弗兰克和克莱尔这对有点像事业伙伴却又很和谐的夫妻关系也被很多观众关注。黄西说,与欧洲不太在乎政治人物私生活的传统不一样,美国政客极其重视自己通过家庭所营造出来的形象。“一竞选就会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带到台上去,所以夫人的形象很重要。”他举例,像小布什的夫人劳拉就很优雅,因此人气比丈夫还高;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因为自身就是政客,公众形象好。

但不是人人都能做到这一点,“里根的夫人南希·里根从外表看很优雅,但是私下里算是比较平民,经常找人算命,有点钱就喜欢买珠宝等等,在美国见诸报端的时候比较多”。

■相关

第三季因减税政策延期拍摄

第二季播出火爆,此前Netflix曾确认将很快开拍第三季,但由于正在等待马里兰州议会新的减税政策出台,第三季或将会推迟到6月中旬开拍,比原定时间推迟了2个月,不知会否对明年2月份第三季的开播日期造成影响。

根据马里兰州电影局的数据,截至目前,《纸牌屋》在前两季130天的拍摄中为州影视业创收1.972亿美元,为2193人提供了工作,并从1814处供应商租用或购买货物,对2013年马里兰州年经济发展拥有一定程度上的影响。这也使它分别从马里兰州政府获得了1100万美元与1500万美元的减税奖励。

但马里兰州政府现在把这种减税激励的上限定为750万美元。现在州议会手中有两个关于减税的新法案,一旦通过,上限就能够提升至1100万美元或甚至1850万美元。为此MRC已向部分议员去信,希望他们能通过新的减税法案,信中称:如果不实行新的减税法案,《纸牌屋》恐怕也无法继续拍下去了。目前,这封信已在国会山引起一场讨论。

□业内看剧

国会斗白宫看着别当真

《纸牌屋》能在中国走红,很大程度上在于其对美国政治黑幕的无情揭露。但剧中所描述的那些尔虞我诈也令不少观众疑惑,现实情况是否也如此劲爆?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美国当代政治观察随笔集《民主的细节》作者刘瑜也是该剧的观众之一,在她看来,《纸牌屋》固然是一部精彩的剧集,但其描述的不过是好莱坞眼中的政治。

至于美国政治的真面目究竟如何,刘瑜介绍,总体来说美国还是一个比较民主的国家,但其中蕴含了民主体制下才会有的腐败,“比如因为民主,政府部门要向各个社会集团开放,这必然导致游说制度特别发达,而游说制度的发达就可能导致局部利益、部门利益超越整体利益和国家利益,这叫不叫腐败和黑幕?要看怎么去定义它,如果它是一种腐败,那么是和我们这里所说的个人捞取钱财、潜逃国外的腐败不是一回事。”

“白宫甄嬛传”这么叫不懂行

第一季播出后,正值《后宫甄嬛传》在国内热播,同是对政治斗争的解读,这两部剧被国内剧迷联系起来,为了对应,有人戏称《纸牌屋》为《白宫甄嬛传》。从内容也不难发现,甄嬛利用智谋将各宫娘娘扳倒的发展路径,恰似安德伍德搞定一个又一个政敌,最终上位成功。虽然一个是美国白宫,一个是中国皇宫,但都是宫斗,讲述的都是你死我活的政治争斗和博弈。

但其实《白宫甄嬛传》这个名字并不准确,《纸牌屋》的舞台不仅仅是在白宫,更多还是集中于国会,安德伍德第一季的身份是国会党鞭,其对手也都来源于此,所以其实叫《国会甄嬛传》会更确切。

更深入一点,《甄嬛传》中的权力场是封闭的,权重只有一个,都是围绕着皇帝的喜好展开;而《纸牌屋》中的权力场则是“半开放的自律性空间”,能用来相互制衡的规则很多,各方都能利用规则达成目的。

因实力不济未拿太多奖

尽管口碑爆棚,但美国的主流奖项并没有给《纸牌屋》第一季太多肯定,只拿下一个金球奖视后和艾美奖最佳导演。是否网络自制剧就是不受待见?在周黎明看来并非如此,而是《纸牌屋》在这几个奖项上的竞争对手太过强大。

今年的艾美奖给了《绝命毒师》最后一季,这颇有点像当年奥斯卡奖之于《魔戒》最后一部,是对整个系列的肯定。而《纸牌屋》仍有第三季,后面有机会获奖。

但在下一个颁奖季,周黎明认为《广告狂人》《国土安全》仍是其强大的竞争对手,“《纸牌屋》的优点和缺点都是太过戏剧化,《广告狂人》就相对比较文艺。从主题上说,《国土安全》设计出的问题又比《纸牌屋》敏感许多。”在美国骂国会并不新鲜,但《国土安全》提出的却是如何在保卫国土安全的同时不践踏别人的人权这样一个更棘手的问题,胆量之大,容易引起评委们的好感。“加上《纸牌屋》有些桥段的确比较狗血,人物塑造也过于脸谱化。总体来看,获奖比较困难。”

中国的形象未被妖魔化

相对于北美,题材严肃的该剧在中国走红似乎让人有些意外。影评人周黎明在接受采访时分析了如下几个原因:首先,由于中国政治从传统和历史上都没有美国的透明,所以国人对政治决策背后的东西比美国人更感兴趣,而且我们更加相信阴谋理论,这使得宫斗戏在中国一直很受欢迎。其次,《纸牌屋》符合了中国不同政治立场人群对美国的想象。

该剧第二季对中国观众尤其具有吸引力,在于其中涉及大量与中国有关的内容。周黎明认为,以前我们会认为美国从官方到民间都是要遏制中国的,看完剧后才发现事实远比这个复杂得多,“所有人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想问题,最后呈现出来的对华政策则是不同利益博弈的结果。这说明美国不是铁板一块。”而剧中体现出的中国形象,也说明好莱坞对中国的认识在深入,“剧里中国也不再被单纯地妖魔化,中国的对美政策也是各方利益博弈的结果。这是好莱坞的一个进步。”

大数据不是神巧用赢得话题

在《纸牌屋》第一季走红之初,让很多人第一次接触到“大数据”这个词汇。大数据是指无法使用传统流程或工具处理或分析的信息,核心就是预测。一种很流行的说法是,“政治题材+大卫·芬奇+凯文·史派西”就是由“大数据”算出来的,它预言了该剧的成功。

电影市场研究者、凡道资本合伙人王义之告诉记者,大数据和《纸牌屋》的结合不过是一场巧合。他介绍,2009年《纸牌屋》制作方MRC准备进入电视圈,剧本策划会议上一名实习生推荐了1990年版的英剧《纸牌屋》,并让MRC顺利签下了该剧的改编权。随后他们找到CAA(好莱坞最大的经纪公司),组成了《纸牌屋》的核心孵化团队,导演大卫·芬奇、编剧埃里克·罗斯、凯文·史派西都签约于此。播出平台方面,Netflix提出了自己来投资制作的想法,并且开出了优厚的条件,最终使得该剧在2011年花落Netflix。但从公关角度来看,“大数据”为《纸牌屋》赢得了话题性,并让一部网络剧成功获得了艾美奖和金球奖的注意。

用一次性播出吸引注册用户

除了剧情精彩,《纸牌屋》全季一次性上线也让被一周一集的美剧虐惯了的观众大呼“太爽”。谈到Netflix为何选择这种播出方式,王义之称这和不同平台的收看模式相关,“传统的剧集制作后交给电视台首播,将一部分人在集中的时间赶到电视机前收看广告,产生第一轮消费;同时也会为没有来得及看首播的观众提供点播的机会,产生多轮消费。”此外这种一周一集的方式,还可以营造最大的收视,并把维持这一收视率的时间拉长。但Netflix不需要这种播放模式,它的消费模式是一次性的,所有剧集一次性上线更吸引订户,“推出原创剧集之后,Netflix的订户增加了10%,也就是差不多200万人。”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京华时报 责编: 实习生 哈文慧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