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歌:自嘲如蚂蚁 仍为爱痴狂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02月10日 12:37:45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在《光荣绽放》开播5周年之际,田歌大手笔地推出了一套5册的《田歌访谈》。从1990年创办中国第一个电视谈话节目《荧屏连着我和你》,到2008年推出《光荣绽放》,田歌自嘲像蚂蚁一样辛勤地工作。近日,田歌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坦言,她最大的梦想是和自己爱的人,结伴到世界各地去看美景,且不会迟疑,拔腿就走。

□聊新书记录明星人生故事

《田歌访谈》从做客过《光荣绽放》节目的200多位明星中精挑细选,最终以访谈录的形式展现了60位中国当代大陆、港、台演艺界五代明星"光荣绽放"的历程。在田歌看来,出书是件很崇高的事,绝对不能儿戏,"在我个人的成长中,书对我的影响很大,我不敢随便出书,出一本书就是拔掉一棵树,这本书能不能对得起这棵树,我对自己还是有拷问的。"为了增加针对性和服务性,田歌特意设计"光、荣、绽、放、歌"为分册主线,把5代明星嘉宾的人生故事呈现在书中。

出版此书的编辑部为此专门写了《致艺术传媒院系的学子们》的一份公开信,信中写道:拿在你手中的这本书,不敢称是天底下最好的书,却是最适合你的书……

□忆往昔29年做勤劳的蚂蚁

从1984年开始,田歌作为一个电视人,一干就是29年。田歌透露,很多嘉宾做客《光荣绽放》时问她,怎么还干主持人呀?这个问题让田歌思考了很久,她说:"很多人认为我们这个职业离权贵近,他们不相信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有人会用纯净的心去工作。而我最大的个人感悟是,一个职业电视人不应该把当领导当做唯一的归属,好的创作者不一定是个好领导。"

从事电视工作到现在,田歌一直工作在一线,她笑言:"小时候,我的梦想是希望像蝴蝶、蜜蜂一样。但这两天我突然发现,其实我就是一只蚂蚁,从1984年到今天,我就休息过3个月,而且干得特别快乐。我们的职业队伍里需要更多这样的人。"

■私房话之

我爱谁就给谁做饭吃

京华时报:妹妹田岷很少出现在北京电视台的节目中,作为姐姐是不是在刻意避嫌?

田歌:我们台里有规定,不可以让亲戚上节目。她只上过一次我的节目,当时我的腿摔折了,她作为嘉宾来看我,那期节目收视率特别高。

京华时报:您家中姐弟4个,您排行第几?

田歌:我是老大。小时候我们生活的院子里有京剧团、徽剧团、黄梅剧团,每天我们放学后的生活就是到各个剧团看演出,然后回家去演。我们当时住筒子楼,弟弟妹妹总是缠着我,跟着我到处跑,我特别烦,就把身上的5分钱掏出来,哄着他们别跟着我。那个时候我居然就懂得贿赂。而且我只许他们喊田歌,不许他们喊我姐姐,肉麻!

京华时报:现在和家人住在一起?

田歌:我妈妈和我住,姐弟之间还和小时候一样默契,我给家人建了一个微信群,我妈妈每天在这上面遥控着4个孩子和他们的下一代。田岷经常在这上面说自己演的电视剧什么时候播出,让大家都看,然后点评。虽然一家人身在祖国各地,却像在一起一样。我弟弟跟我妈最亲,现在都40岁了,可每次来永远跟我妈睡一张床。

京华时报:会做饭吗?田歌:做饭对我来说是创作。当我很爱一个人的时候,总想做饭给他吃。最拿手的红烧鱼、红烧肉、焖面、炒豆角、包包子、包饺子、腊八蒜。都是无师自通。我经常在微信上晒自己做的菜。

■私房话之

分开了还会想对方的好

京华时报:您与尤小刚导演共同走过一段10年的婚姻,现在回过头来看,这段婚姻带给了您什么?

田歌:我是个能将一切负能量变成正能量的人。虽然看上去我是个比较温婉的女人,但实际上我会把负能量转化成动力,我不能因为婚姻失败就让自己彻底垮掉。我不会与我曾经相爱的人反目。我也不会把他的底细拿出来作为武器来伤害他。而且我不愿意去践踏曾经的那段爱情,因为我的那段感情是真挚的,无论如何那都是我人生苦旅当中一段缠绵真挚而热烈的感情。我属于那种分开了之后还会尽量想对方的好的人。

京华时报:最不喜欢男人身上的什么毛病?

田歌:吹牛、算计、江湖味。

京华时报:谈谈您的情感经历和感悟?

田歌:我倾情地爱过,也被男人认真地宠爱过。但随着岁月的增长,女人要认识到自己在婚姻中的位置,有一句话叫"爱情中的女人是长不大的。而婚姻让女人越来越成熟和理智"。以前我可能崇尚一见钟情,但现在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两人的彼此珍惜,自己的价值观愿意为对方改变。我对爱的感悟是随着年龄变化的,我还是不愿意为了利益而结婚,不愿意为了改变生活环境而结婚。

京华时报: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田歌: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住在荷花的花蕊上,这是一辈子实现不了的。现在最大的梦想是和自己爱的人,结伴到世界各地去看各种美景。如果现在遇到这样一个人,我会毫不犹豫地放下一切工作,和他共度余生。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京华时报 责编: 实习生 哈文慧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