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价值偏见扭曲的“新疆印象”

——对《纽约时报》新疆报道的实证研究
www.ts.cn 天山网   2013年12月16日 18:05:44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内容提要】本文以《纽约时报》近年来的新疆报道为研究对象,从题材选择、信源引用、词汇使用及报道数量的趋势变化等方面进行具体分析,揭示出西方主流媒体在“客观”“公正”的幌子下,隐藏价值偏见、双重标准的真实面目。

    【关键词】新疆;西方主流媒体;价值偏见

    美国主流媒体对“新疆印象”的塑造,毫无疑问受其价值偏见所左右。

    本文以美国主流大报《纽约时报》为研究对象,发现对新疆报道的价值偏见,不仅表现在内容、主题等宏观层面上,也体现在信源选择、词汇使用等微观表达上。研究结果表明,像《纽约时报》这样的美国主流媒体,在新疆报道中不仅始终戴着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而且以价值偏见为视野,为西方受众呈现一种扭曲刻板的“新疆印象”。

    一、挑题材情有独钟

    “偏见”是“基于错误的判断或先入之见,对别的群体采取的否定的态度,这是一种不健康不合理的状态”。而政治意识形态,是美国媒体中国报道偏见的根源。①《纽约时报》对新疆的报道正是如此,其价值偏见,首当其冲表现在题材选择上。

    研究者基于LexisNexis Acdemic数据库,选取《纽约时报》自2009年7月5日至2012年3月12日所有刊发与新疆有关的文章(或直接报道新疆,或以新疆为例证)共231篇。其中政治题材170篇,占74%;经济题材16 篇,占7%;文化题材12篇,占5%;社会题材33篇,占14%。其对政治题材的热衷,一目了然。

    美国学者乔姆斯基的信息过滤理论认为,在信息传播过程中存在着很多种过滤器。毫无疑问,对题材的过滤,就是最明显的过滤器之一。②就算是在非政治题材的报道中,《纽约时报》总要在文中“适时”地表达其政治观点。如2010年11月15日该报A叠4版文章“Economic Aid Fuels Chang of Fortunes On Silk Road”一文,讲的是中国政府加大对西部开发和新疆建设的援助力度,新疆迎来了经济发展的机遇。乍一看是经济文章,似乎是正面报道,其实不然,其字里行间分析的是“发展不会给少数民族带来多大机遇,老城区拆迁只会带来少数民族文化的衰减”。全文对南疆地区大量的安居富民、定居兴牧等民生工程只字不提。其论调,说到底还是一以贯之的“强化民族矛盾”论调。

    文化报道也是如此,该报2011年2月21日题为“Another Stop On a Long,Improbable Journey”的文章,本来讲的是新疆手工艺品和文物在美国巡展的事。但在文中,该报偏要谈及主权问题,说这次展出中的一具干尸“引起了到底谁先到新疆定居的质疑”。

    从报道题材分析,西方媒体对新疆发展所取得的成绩与进步视而不见,只钟情于根深蒂固的负面报道。对新疆的报道不进行纵向的比较,只展现横向的差距。分析的数据没有相对数字,只有绝对数字。这些做法足以说明,西方媒体在选择、编辑和报道新疆时,进行了有着明显价值偏见的议程设置,将受众绑架于他们所报道的拟态的“新疆印象”之上。

    从新闻平衡的角度分析,这样的题材选取显然以偏概全,有失公允,时间一长,最终混淆了视听,误导了受众,形成更大范围的偏见。

    二、选信源大有文章

    西方新闻学向来认为,新闻话语是一个多元声音的场域。话语中的直接引语和间接引语是这种话语多声性的具体体现之一。《纽约时报》在新疆报道中充分利用了话语利器,来粉饰其报道的客观性。表面看来,他们的确选用了不同的声音。但仔细分析不难发现,他们在选取信源时总有其“固有模式”。

    翻阅近三年来的《纽约时报》,其对新疆报道的信源除了政府和新华社发布的信息外,更加青睐自由亚洲电台、人权组织、世维会、海外学者等。这种信源模式,虽然看上去好像多元,骨子里却是“价值偏见”的“一元”。

    此外,不同信源的处理方式也大相径庭。

    一类信源总要“戴帽”。稍加留意会发现《纽约时报》对中国国内媒体信源引用时,绝对忘不了加上定语。如“Global Times,an officially approved newspaper(环球时报,一份官方报纸)”“Xinhua,the state news agency(新华社,政府通讯社)”“Xinjiang Daily,state-run newspaper(新疆日报,官方主办的报纸)”等等。翻阅2011年共56篇相关报道,无一例外。

    在美国文化中,“官方的”“国家控制的”媒体被认为是没有“独立性”的媒体,其潜台词是“不可信的”。

    一类信源含糊其辞。如“Human rights advocates said(人权组织拥护者说)”“A spokesman for the World Uyghur Congress(世维会的一位发言人说)”“a resident of Kashgar(喀什的一位市民说)”等这样不具名的信源比比皆是。

    西方新闻学认为,媒体记者在信息编码的过程中尽量准确,避免模糊的编码方式。但是在很多问题上,一些主流媒体经常选用匿名信息源的方式,这在西方媒体圈内也为人诟病,时有质疑之声。

    《迈阿密先驱报》的编辑马克·沃什伯恩就说:“每次看到‘信息人士说’这样的字眼,我脖子后的头发就禁不住直立起来,忍不住想说,又开始瞎编了。”③

    三、用词汇另类眼光

    W·兰斯·班尼特在《新闻:政治的幻象》序中指出,新闻在美国是“理解政治和国家治理的关键”,“所有的政治角色,从总统到议员,从利益集团到激进主义者,都统统将新闻看作他们走向政治的关键。”对西方媒体来说,国家利益、集团利益永远高于客观性报道的新闻原则。客观性报道的原则,在他们有些人眼里,只是拿来责人纵已的幌子。

    事实也是如此。我们在《纽约时报》的新疆报道中,从微观词汇的惯性使用就可看出端倪。

    1、习惯翻译

    2012年3月1日该报A叠10版的报道在引用一篇网站文章时说,“A report on a web site run by the propaganda bureau of Xinjiang”,意思是这家网站由新疆宣传部门运营。在英语中,“propaganda”是一个绝对的贬义词。现在国内外宣部门一般将“宣传”一词译为“public”。母语为英语的美国记者们当然知道propaganda的负面含义,而任何国家都不会用贬义词来翻译本国政府机构和官员称呼,这是不言而喻的。但是《纽约时报》在报道中长期坚持用propaganda,只能解释为因意识形态而发生的有意识的误译。

    2、高频词汇

    使用词汇搜索功能,在“7·5”事件之后的新疆报道中,该报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是“riot(骚乱)”,一共在112篇文章中出现,占总文章数的近50%。“arrest(抓捕)”出现37次,“restive(不安宁的)”出现31次,“propaganda(宣传)”出现26次,“censor(审查)”出现25次。另外,说起民族关系常用“discrimination(歧视)”,说文化常用“assimilation(同化)”,说维护社会秩序常用“iron fist(铁腕)”,其它常用词汇还有control(控制)、crack down(严打)等。可以想象,这样一些词汇在一些不明真相的读者眼中,会留下怎样的印象。

    可见,西方媒体报道名义上打着遵循客观性原则的大旗,而在字里行间、遣词造句中其制造的意识形态偏见随处可见。

    四、报道量大幅提升

    从LexisNexis Acdemic数据库中,查阅2002年至2011年这十年的《纽约时报》有关新疆的报道数据,不难发现以2008年分界,前六年和后四年形成明显的分界(见图1)。

    从图中可以直观地看出,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始,《纽约时报》明显加大了对新疆的“关注”力度,“7·5”事件后,这种特别“关注”达到了高潮,此后两年则一直保持高密度的“关注”。

    另外,在一些关于中国的报道中,新疆与西藏多次同时出现,成为《纽约时报》谈到中国问题时信手举出的反面例子。如在2012年2月12日的一篇文章中谈中国社会稳定时说,“murderous ethnic rioting,as occurred in the last few years among Tibetans and western Xinjiang”(就像过去几年发生在西藏和新疆的民族骚乱一样)。

    一些小事件,也常常成为《纽约时报》跟踪的“大案”。比如新疆一名记者因为打架致死的事件,该报2010年12月21日、22日、29日先后刊登三篇文章,意图与“调查新闻事件被打击报复”联系起来,但最后无料可挖只能不了了之。如此“敏锐”的嗅觉,足见对新疆的“关注”程度。

    美国媒体“反常”“猎奇”的新闻秉性在中国报道上一直体现得较为充分,从中国威胁到中国间谍,从中国玩具、达尔富尔事件到“台湾问题”“西藏事件”,毫无疑问,新疆报道是其价值偏见、双重标难的又一次延续。

    美国著名新闻学者李普曼早就指出过,媒体营造的是拟态环境(又称虚拟环境或假环境),而不是真实的环境,它融入了人的主观意志和评价标准(这个标准很可能是偏离客观事实的)。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一提到新疆,很多西方受众就会产生负面的联想。要改变这一刻板印象和定型化的价值偏见,除了大众媒体要第一时间发布新闻,先声夺人、打好主动仗之外,还要提高传播质量,处理好新形势下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关系,充分调动海外华人及媒体等第三方力量,争取更多的话语权,在与西方媒体的传播博弈中找到平衡。■

    参考文献:

    ①刘鉴强:《从李文和案看纽约时报的意识形态性》,《国际新闻界》2001年第2期。

    ②Wm David Sloan and Jenn Burleson Mackay,MEDIA BIAS,Mcfarland Company,Inc,publishers.

    ③马少华:《匿名信息来源销蚀媒体公信力》,《中国青年报》2002年11月26日。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新疆日报 责编: 实习生 杨婷婷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