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评伤医事件频发:欠账改革让医生成替罪羊

www.ts.cn 天山网   2013年11月04日 12:22:52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天山网讯 白岩松:本周四早上七点,在浙江省温岭市殡仪馆举行了一个追悼会。按理说,在殡仪馆举行追悼会天天都有,然而这一天的这一个追悼会,却引来全国性的关注。参加者相当多是医生,他们送别与追悼的是他们的一位同行,一位年仅四十七岁的医生王云杰。这名医生是六天前在医院内被自己的一位曾经患者刺死的。同时,那个歹徒还刺伤了另外两名医生。医院内的暴力,这不是第一次发生,然而,愈演愈烈,让人愈发难以接受、难以容忍。从十月十七号到二十七号,仅十天时间,全国就发生六起患者伤医事件,多位医生重伤甚至死亡。救人者为何成为受害者?救人者,该如何被救助?这个社会该做些什么?《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暴力阴影下的医生。

    短片一

    一组报纸+同期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

    医生他们的生命在上班的时候,生命和健康受到威胁,这个也是决不能够容忍的

    不管他发生在什么地方,不管它的起因是什么,但是他把医生杀害,/那么他必然是一个故意的伤害和杀人的犯罪。

    解说:

    因为对一年半前的鼻腔微创手术结果持有异议,患者连某手持榔头、尖刀闯入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行凶,这场造成1死2伤的杀医案也再度震惊全国。本周,在案件中受伤的王伟杰医生回忆了发生在8月25日上午的血案。

    温岭第一人民医院医生王伟杰(电话采访):

    我跟王云杰、蔡朝阳三个医生坐在门诊看病,听到有吵架的行为,我把门打开,对面出来王云杰医生,他当时心脏有清晰的血迹。他后面有个年轻人跟着,跟到口腔科跟前两米左右,王云杰停下了,凶手马上拿出刀子大概30多公分长,马上捅向王云杰后背。

    解说:

    当时被榔头砸中头部且胸口受伤的王云杰医生本想逃离诊室,却在对面口腔科门口再遭毒手。而同在耳鼻喉科的王伟杰医生试图上前阻拦,也被凶手刺中右胸。据后来的监控录像显示,凶手在五楼耳鼻喉科整个作案时间持续一分多钟,直到又有一位医生走出诊室阻止,犯罪嫌疑人才向楼下逃离。

    温岭第一人民医院医生王伟杰:

    我说快些把(王云杰)送到抢救室去,当时我看了一下,大概病人也有二三十个,他们都惊呆了。我马上追那个凶手追下去,追到三楼我们保安来了,两个保安跟着我往下面冲。

    解说

    当时,受伤的王伟杰医生捂住胸口,从五楼一直追到一楼,直到医院两名保安上前拦住犯罪嫌疑人,筋疲力尽的他才稍稍放心去了抢救室。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赤手空拳的两名医院保安,并没有拦住持刀挥舞的凶手,连某又闯入CT室对值班医生江晓勇行凶后,最终被赶来的保安人员制服。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

    一旦医院发生了命案,那么谁是第一救助的力量,肯定是在医院内部,每个医院都应该有一个完整的打击各类犯罪的预案,我们说医院它不是一个净土,因为医院本身也是生活在一个共同的社会环境下,那么医院这些年的刑事犯罪种类也是非常多的。

    解说:

    持刀行凶的连某曾为该院耳鼻喉科的患者,去年三月他接受鼻腔微创手术后,总感通气不畅,曾到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频繁投诉多达数十次。虽然该院为他组织两次会诊,其他医院的复诊结论也说手术没问题,但连某认为是医院串通骗他。一场持续了一年半的医疗纠纷最终演变成一场悲剧。而温岭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也表示从未收到相关申请。在这起恶性杀医事件中,第三方的医疗纠纷调解机制、法律手段、医疗场所纠纷预警及应急机制,似乎都在事件中失灵了。

    温岭第一人民医院医生王伟杰:

    本来退休了想留个两三年,因为我们病人比较多,医生比较紧缺,领导又想留我,现在经过这样子的惊心动魄的经历,我心有点寒。

    解说:

    本周,中国医师协会、中华医学会等四组织联合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伤害医护人员人身安全行为,呼吁全社会行动起来对医疗暴力要做到零容忍。而全国政协委员、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凌锋也正在草拟一份紧急提案,呼吁加大针对医务人员人身安全犯罪的打击力度,由公安人员进驻医院维持正当秩序等,防止伤医事件的发生。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刘国恩:

    我觉得作为一个医务人员,在这种氛围下,面临这么严重的被伤害事件,每一个人都有切肤之痛,每一个人都有愤怒的理由,/假设我是一个医生,我会去想,我要的是警察进入到我的医院来保护我,我还是要的一个职业环境的改善?

    白岩松:在周四,为王云杰举行追悼会的时候,他的相当多的同事依然要在医院自己的岗位上面对络绎不绝的患者。我不知道,那一个上午,他们是在怎样的一种心情当中为患者治病疗伤的,那一定是一个令人难忘的上午。其实,医生的悲愤可以想像,一方面治病救人,另一方面内心委屈。温岭杀医案发生后,一位医生照了这样一张照片,站在楼顶上,白大褂上写着“不要学医”四个醒目的大字。本周,媒体公布一份调查,官二代、富二代、红二代成为热门话题的同时,学医的却不希望有“医二代”,78%的受访医生表示,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再穿上白大褂。这是为什么?社会有答案吗?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央视 责编: 实习生 杨婷婷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